欢迎来到 CCO 网站

感谢您对 CCO 内容的关注。作为来宾,请填写以下信息字段。这些数据有助于确保我们继续提供有影响力的教育。

成为会员(或登录)?会员权益包括认可证书、可下载的幻灯片和决策支持工具。

 

提交

HIV女性感染者与新冠肺炎和妊娠:我们的现有了解

Sigal Yawetz, 医学博士

副教授
传染病系
医学部
哈佛医学院
妇女&青年HIV项目负责人
副医师
传染病系
医学部
布列根和妇女医院
马萨诸塞州波士顿


医学博士Sigal Yawetz披露自己从吉列德科学公司收取咨询费。


查看此作者的评论

发布日期: 2021 年 01 月 15 日

由SARS-CoV-2病毒引发的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现在已经遍及世界各个角落并持续快速蔓延。截至本篇文章撰写之际,全球共有7160万人感染了SARS-CoV-2病毒,160万人死于COVID-19。在此大流行期间可能特别令人关注的一个人群便是HIV感染的孕妇,因为HIV病毒和妊娠都可能导致孕妇产生免疫学和生理学改变,从而增加她们对COVID-19在内的病毒性呼吸道感染的易感性。此外,COVID-19可能对HIV感染妇女的妊娠产生不利影响。在这里,我将重点讨论COVID-19对HIV感染妇女妊娠的影响,我们已知什么、未知什么以及我们在未来要有哪些考虑。

感染HIV的孕妇不仅要考虑自己是否感染了SARS-CoV-2病毒,而且还面临COVID-19如何影响其妊娠过程和胎儿发育的挑战。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感染COVID-19的孕妇有更高转成重症和住院患者的风险。在一份包括409,462名感染新冠病毒并带有症状的美国妇女的最新报告中,在对年龄、种族/民族和基础疾病进行调整后发现,孕妇比未怀孕妇女有显著更高的被送入ICU、接受有创通气、接受体外膜肺氧合以及死亡的可能性。感染COVID-19后入院的孕妇主要由于自身疾病也有更高的早产和剖宫产的风险。目前看来,比较幸运的是子宫内母体至胎儿的传播非常罕见,之前仅出现过为数不多的几例病例报道。在现阶段大流行中,尚不清楚孕妇在怀孕早期阶段感染SARS-CoV-2病毒会带来什么影响,并且数据仅限于少数几例自然流产和胎死宫内的报道。

分娩时感染SARS-CoV-2的妇女也面临着产后如何预防把病毒传染给婴儿的挑战。尽管目前尚无证据表明母乳会传播SARS-CoV-2,但由于母乳喂养过程中的母子亲密接触,可能会导致SARS-CoV-2传播。美国疾控中心和美国儿科学会建议感染HIV的产妇用配方奶喂养婴儿以预防HIV传播,因此健康的护理人员可以负责提供配方奶并降低SARS-CoV-2传播的风险。但是,鉴于有些地方推荐HIV感染者母乳喂养,因此建议结合手卫生和口罩,并在可能的情况下由健康的护理人员进行吸奶和喂奶,在母亲仍然具有传染可能时保护婴儿免受SARS-CoV-2的呼吸道传播。

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出现的一个问题是,HIV抗病毒药是否可以有效治疗COVID-19,因为几种HIV抗病毒药在体外实验中显示出对SARS-CoV-2的抗病毒活性。西班牙的一项研究对此进行了探索,梳理了其治疗研究方案中使用NRTI方案的HIV和SARS-CoV-2双重感染人群病例的发病率和严重程度,并显示接受TDF/恩曲他滨方案的患者与接受其他治疗方案的患者相比,前者患COVID-19和发生住院的风险均更低。尽管这一发现很有意思,但目前就HIV抗病毒方案对SARS-CoV-2易感性和/或产生重症风险是否直接发挥影响,下结论还为时过早。因此,为力保大流行期间感染HIV的孕产妇健康,最重要的推荐建议仍然是保证不间断地使用已经证明的妊娠期用药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治疗方案

关于感染艾滋病毒和COVID-19对个体妊娠和孕产妇预后产生哪些影响,我们现有信息尚属有限。但是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孕妇感染COVID-19比普通人群有更大的导致重症、发病或死亡的风险。因此,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在社区传播存在的地方,感染艾滋病毒的孕妇应谨慎行事并遵循标准的COVID-19预防建议(例如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保证手卫生、避免人群聚集尤其是在室内的聚集)。感染艾滋病毒的在职孕妇应遵照当地常规的对孕产妇防护COVID-19的指导意见,应穿戴防护装备,并在可能的情况下转而去做暴露风险较低的工作。最重要的是,应继续不间断地使用已证明在孕妇中具有疗效和安全性的HIV抗病毒方案,以实现预防母婴传播HIV和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最大限度保障孕产妇健康的双重目标。

如何影响您对HIV孕产妇的管理方式?请加入我们的对话并在评论框中分享您的经验

离开 CCO 网站

您现在要离开 CCO 网站。新的目标站点可能具有不同的使用条款和隐私政策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