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CCO 网站

感谢您对 CCO 内容的关注。作为来宾,请填写以下信息字段。这些数据有助于确保我们继续提供有影响力的教育。

成为会员(或登录)?会员权益包括认可证书、可下载的幻灯片和决策支持工具。

 

提交

在 COVID-19 时期的 HIV 护理:保持健康和对医疗系统的信任

Alexandra Calmy, MD, FMH, PhD
Babafemi Taiwo, 内外全科医学士
发布日期: 2022 年 01 月 6 日

Page 5

Taiwo:因此,Alexandra,你真正带我们了解到——并且我真的从你的经历中了解到了不少情况——我们可以从多个层面来看待 COVID-19 的影响。一个是你在刚才谈到的内容中所描述的,对全球/国家产生的影响。而即使是在大规模爆发的情况下,我们知道各国不得不关闭旅行、商业,政府服务被中断。而在地方层面——社区服务的中断——这不仅影响到与 COVID 有关的服务,而且还影响到与 HIV 有关的服务和非 COVID 的医疗护理。

了解到你们的系统如何非常有效地调节适应,从第一波 COVID 大流行到下一波大流行中汲取经验,以及你们如何应对,这非常好。当然,我们不能忘记对我们的患者所产生的个人影响。很多人失去了工作,很多人接受了社交隔离。还有很多人失去了亲人。所有这一切确实让我们所处的环境变得非常复杂。

因此,Alexandra,从你的观点来看,我相信,作为疫情的一部分,人们在总体健康方面受到了一些影响。我想再次了解一下,我相信你从患者那里已经了解到的一些具体情况。一个是关于体重增加的情况。我知道,COVID 导致人们的饮食习惯,参与健身和娱乐活动情况发生变化。所有这一切都受到了影响。

Calmy:是的,当然。我觉得所有人都受到了封城的影响,我们也观察到患者的体重增加。我们还看到这种酒精使用和药物使用情况的增加。而其中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大多数患者没有得到支持。例如,他们无法得到本地协提供的社会支持,因为大多数本地协会已经关闭。因此,我们真正感受到了很多社交隔离。我们意识到,当我们不得不把药物送到患者家里时,我们真切感受到了患者在这种禁闭状态下的生活状态——我相信在美国也是如此——你真切感受到两种不同标准的生活,有些人被禁闭在 20 平方米的公寓里,而有些人的生活条件则好得多。因此,对我们的很多患者来说,那真的是一段艰难的时期。

Taiwo:是的。我这边的情况也是如此,突然间,我的很多患者都说他们很怀念上班的日子,对吗?你可能认为工作是一种负担,就像你愿意呆在家里一样。但第一个月你可能很开心,但到了第三个月和第六个月,人们都在说:哦,我想念我的朋友们。我怀念小组会议。即使 Zoom 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很多人都忽略了人际交往,事实上,它不仅对成年人的心理健康有影响,而且对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也有影响,而且还会影响到其他事情。

种族不平等是另一方面,我相信你们可能在你们的国家也经历过这种事情。当然,在 COVID 之前,它确实存在。但 COVID 疫情再次将其推到了风口浪尖。从受 COVID-19 影响最严重的人口统计数据来看,例如,在美国,代表性不足的少数族裔比例非常高,尤其是黑人和西班牙裔。而且按社会经济地位划分的比例也不同。甚至有时你可以用邮政编码来观察疾病的严重程度、住院的风险等。因此,在 COVID-19 的背景下,所有这些问题都受到了关注。

Calmy:我完全同意你所说的情况。但另一件事是获得护理的机会。我的意思是,我们提到了可以提供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你知道,看医生,等等。但即使是最弱势群体,获得基本护理也是极其困难的。例如,我们看到,在第一波疫情之后,我们医院病房里异常 AIDS 病例的数量有所增加。我们真的很惊讶。我的意思是,我们的病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肺孢子虫性肺炎的病例了。突然之间,我们发现一些患者没有被检测出携带 HIV,没有随访,他们无法找到任何医生,甚至不能向任何医生进行 HIV 咨询。我们真的很惊讶地看到,医疗系统对这个人群来说是多么的脆弱。因为即使是 3 到 4 个月的封城状态也足以严重影响到他们的健康。

Taiwo:对,我们看到患者重新出现这种对耻辱感的担忧。你还记得 20 年、30 年前,当我们第一次发现 HIV 的时候,我们对此非常关注。我们认为我们正在取得进展。但是,COVID-19 再次把它推到了风口浪尖。现在诊所关闭了,患者通常会去的社团也被封闭了。甚至有些患者感染了 COVID-19,但他们被我们遗留下来的耻辱感所累,而不愿透露自己的病情。

但在 COVID-19 的背景下,确实发生了很多好的事情。而突然间出现了——在我们的一生中,也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显著的医学成就之一,即:COVID-19 疫苗的快速研发。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想象在当时,当我们身边有一种新的病毒的新闻首次曝出时,以及当我们的 mRNA疫苗进入 1/2 期临床试验并显示出疗效时,这是相当戏剧性的,值得庆祝的事情。但这是好的一面。另一方面,对一些人来说,这也是一种耻辱。因为人们没有接种过疫苗,整个社会对疫苗的接受程度不一样。

我们的一些患者很担心,Alexandra,就像你在我们之前的谈话中提到的,你的患者对 COVID 疫苗感到好奇。你能说一下吗,怎么这么快就研发出疫苗了?你的患者是怎么想......?

Calmy:是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几乎每天都收到这样的问题,比如,你们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了一种针对 COVID-19 的全新技术的 mRNA 疫苗?而你们在过去 30 年在治疗 AIDS 方面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因此,在社会上这种想法很普遍,但在我们护理的 HIV 阳性患者中尤为严重。所以我们做了很多解释,告诉他们为什么疾病不一样,病毒不一样。但这很难。正如你所说的,这是一种耻辱,30 年来,除了更好的药物之外,我们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而在COVID-19 大流行不到一年之后,你们开发出了一种疫苗——一种神奇而有效的疫苗,这怎么可能?

Taiwo:是的。而且不是一种,是多种疫苗。而且还有更多的创新出现。当然,我们也了解到一项最新的研究,是有关大型临床试验中的 HIV 疫苗的最新报告,再次未能达到标准。因此,我认为在 HIV 领域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因为迄今为止我们所做的最佳尝试,包括几周前报告的研究工作,在提供良好防护方面没有达到标准。而我们针对 COVID 疫苗所做的工作非常棒。

由 Clinical Care Options,LLC提供

Contact Clinical Care Options

For customer support please email: customersupport@cealliance.com

Mailing Address
Clinical Care Options, LLC
12001 Sunrise Valley Drive
Suite 300
Reston, VA 20191

吉利德科学公司;Janssen Products, LP 旗下的 Janssen Therapeutics;默沙东公司
Gilead Sciences
Janssen Biotech, Inc., administered by Janssen Scientific Affairs, LLC
Merck Sharp & Dohme Corp.

离开 CCO 网站

您现在要离开 CCO 网站。新的目标站点可能具有不同的使用条款和隐私政策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