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CCO 网站

感谢您对 CCO 内容的关注。作为来宾,请填写以下信息字段。这些数据有助于确保我们继续提供有影响力的教育。

成为会员(或登录)?会员权益包括认可证书、可下载的幻灯片和决策支持工具。

 

提交

COVID-19 疫情期间的 HIV 医疗护理:个体化监测战略并改善远程医疗的公平性

发布日期: 2021 年 10 月 4 日

Page 7

Paul Sax 博士:
Lynora,你来谈谈视频诊疗的经验?

Lynora Saxinger 博士:
我的感觉有些复杂。我确实有相当数量的患者没有手机——他们可能居无定所,很难找到他们,我们只能通过药店联系到他们。对他们来说,真正的视频虚拟诊疗是不可能的,甚至连电话诊疗偶尔也很困难。所以,虽然我们收到通知说,除了紧急患者之外,我们基本上应该完全取消诊所诊疗服务,但我们必须让 HIV 诊疗组的成员留在诊所,以防患者亲自前来诊所而不是采用虚拟诊疗。我们在继续这样做。

另外我注意到,改变诊疗方式尤其是采用混合诊疗服务以后,我的工作流程变得不再稳定了。我跟不上我的计划安排了。虽然有些患者很喜欢这种方式,他们尤其喜欢视频诊疗,但还有些患者则失联了。我还没有找到那些患者,而且我们也没有建立系统来寻找和追踪那些短期内无法接受诊疗的患者。我认为我们需要解决这个问题。你那边怎么样呢?

Paul Sax 博士:
是的。确实有些患者喜欢虚拟诊疗服务。他们认识到,即便足不出户,他们也可以接受医生的诊疗。他们很高兴可以这样做。但是,在技术层面上,这无疑存在着障碍。即使是有些患者有手机或有互联网,他们也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些技术接受诊疗。我们最初的系统要求患者使用手机下载应用程序。这对于某些患者,尤其是老年患者,真的是不可能的。因此,他们只能默认进行电话诊疗。

在美国,保险公司不愿意报销电话诊疗费用。在疫情流行期间,保险公司短暂地同意报销电话诊疗费用,但是他们现在不再想这样做了,尤其是 COVID-19 的感染人数下降以后。他们建议我们尽量避免电话诊疗。

Lynora Saxinger 博士:
是的,我们曾短期内为电话诊疗做出了费用安排,但我也有同感。但是,有些患者没有别的选择。我们至少还能收到电话诊疗的报酬,我想这很重要。因为如果你整天忙于电话诊疗,老实说,这可能会像面诊那样忙碌。

Paul Sax 博士:
我想分享一个小插曲。我们有个患者,5 年来完全由着自己的性子接受 ART,他从来没有前来进行过任何后续就诊。他会定期来验血,每次检查总是检测不到他的病毒载量,他的血液看似没有问题。他最近来就诊,仅仅是因为腹泻并且便中带血。你知道,这是个严重问题,他需要接受评估。否则,他觉得完全没必要来就诊。我想他在未来可能会更频繁地接受诊疗,因为我们可以使用视频或者虚拟诊疗服务。

Lynora Saxinger 博士:
还有个群体可以从更广泛的远程医疗中受益,那就是受到地理位置限制的患者们。关于远程使用服务的难题,如果你能帮助患者们解决虚拟医疗的使用问题,这对医疗保健系统来说就是福音,因为它确实能够提供医疗服务。我认为视频诊疗也确实增加了很多医患互动。在 COVID 之前,我们并不需要解决这些虚拟系统所有的漏洞。但我认为 COVID 确实开始要求我们采用更有条理的方式解决远程使用服务的问题。

由 Clinical Care Options,LLC提供

Contact Clinical Care Options

For customer support please email: customersupport@cealliance.com

Mailing Address
Clinical Care Options, LLC
12001 Sunrise Valley Drive
Suite 300
Reston, VA 20191

吉利德科学公司;Janssen Products, LP 旗下的 Janssen Therapeutics;默沙东公司
Gilead Sciences
Janssen Biotech, Inc., administered by Janssen Scientific Affairs, LLC
Merck Sharp & Dohme Corp.

离开 CCO 网站

您现在要离开 CCO 网站。新的目标站点可能具有不同的使用条款和隐私政策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