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CCO 网站

感谢您对 CCO 内容的关注。作为来宾,请填写以下信息字段。这些数据有助于确保我们继续提供有影响力的教育。

成为会员(或登录)?会员权益包括认可证书、可下载的幻灯片和决策支持工具。

 

提交

新CROI 2021数据之中国视角:COVID-19疫情对HIV治疗和护理的影响

Dr. Zhao Yan

Professor
Division of HIV/AIDS Treatment and Care
National Center for AIDS/STD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China


Zhao Yan医生没有要报告的相关利益冲突。


查看此作者的评论

发布日期: 2021 年 04 月 23 日

2021年逆转录病毒和机会性感染虚拟会议(CROI 2021)上,2位演讲者评论了COVID-19疫情对HIV治疗以及对更普遍医疗保健服务提供的影响。另一位演讲者评论了有关HIV对COVID-19易感性和严重性的影响的矛盾数据。以下是我对这些演讲的想法。

HIV是否影响COVID-19易感性或严重性?
在此次疫情开始时,HIV感染者(PWH)担心他们可能更容易感染SARS-CoV-2,或者在感染时可能存在出现更严重结果的风险。最初的观察未发现住院COVID-19患者中PWH比例更高,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观察结果保持不变。自那时起已对PWH中的COVID-19进行了许多观察性研究,这些研究产生了相互矛盾的结果。对这些研究的进一步观察表明,它们在设计、所研究的群体、使用的对照组以及对混杂因素的调整方面差异很大。这些差异可能导致了不同的结果。

对最近研究的彻底分析已解答了几个问题。首先,检测PWH是否感染SARS-CoV-2的比率往往高于非HIV感染者。高检测率与医疗保健的获得、求医行为、症状严重程度以及检测可用性相关。其次,在大多数未经调整的分析中,与非HIV感染者相比,PWH感染SARS-CoV-2的风险似乎更高。但在根据年龄、性别和社会经济特征对这些数据进行了调整后,HIV与SARS-CoV-2感染之间几乎没有关联。SARS-CoV-2感染的众多社会经济风险因素在PWH中很常见,其中包括种族或少数族裔身份、住房条件差且拥挤、居住在高传播社区、需要亲临现场的职业、拥挤的交通、多个性伴侣以及毒品使用。

同样,在未经调整的分析中,当与一般群体相比时,PWH出现严重COVID-19结果(住院、转入ICU和死亡)的风险类似或更高。但与一般群体相比,PWH的高血压、糖尿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肾脏疾病和癌症患病率更高,这些都是COVID-19严重性的风险因素。需要进行更多研究来确定HIV是否是导致较差COVID-19结果的独立风险因素。但与一般群体类似,在PWH中出现严重COVID-19结果的风险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年龄以及是否存在合并症。

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另一个观察结果是,在接受包括TDF/FTC在内的ART治疗方案的PWH中,SARS-CoV-2感染率相对较低,这已在3个单独研究中观察到了这一结果。

COVID-19对全球HIV流行病的影响
在COVID-19疫情开始时,研究人员开发了模型,用以预测其对HIV诊断和治疗的可能影响以及制定缓解策略。这些模型估计了COVID-19遏制措施的影响,包括可能限制患者获得所需服务的封锁、旅行限制和保持社交距离,并且估计了因医疗资源转移到COVID-19治疗所造成的中断。建模研究估计,在中低收入国家/地区(LMIC)中,PWH在5年内的死亡率将提高10%。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中断是PWH死亡率提高的主要原因。这表明保持服务连续性将对PWH至关重要。

新出现的数据表明,缓解COVID-19的举措已在全世界范围内导致了重大服务中断。在一项全球调查中,超过70%的受访者报告说,HIV服务的提供出现了极高到中度中断。来自东欧和中欧的另一份报告发现,只有约30%的诊所在正常工作,并且药品采购存在严重问题。其他全球调查发现,在2020年上半年,许多中低收入国家/地区的HIV检测、HIV病例识别和治疗开始已大幅减少。此外还观察到了同期对HIV孕妇患者的治疗也已减少。相比之下,许多中低收入国家/地区能够保持正在治疗的PWH人数。

已成功使用的缓解治疗中断情况的策略包括远程医疗、免费热线、多月药物补充、社区采样和社区ART交付、居家自检、员工培训,以及使用社交媒体提供准确信息。

COVID-19对除HIV外的其他疾病的影响
在此次疫情期间,医疗保健系统中断所产生的负面影响远远超出了其对HIV治疗的影响。在封锁期间,许多患者推迟了对其他病情的治疗,从而出现了较差结果。来自多个国家/地区的报告表明,出现心肌梗塞症状的患者去医院就诊的人数大幅减少,下降了30%和40%。在将2020年因各种原因导致的死亡人数与前几年的死亡人数进行比较来估计超额死亡率后,人们将会更好地理解此次疫情的总体影响。

先前的疫情爆发,例如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和中国台湾2003年SARS疫情,其标志为服务大幅减少。在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塞拉利昂的产前护理减少了22%,产后护理减少了13%。几内亚的计划生育干预减少了50%至70%。由于担心感染该疾病、对卫生系统不信任,以及有关该疾病来源的谣言,寻求治疗的人数减少。在中国台湾,2003年,非卧床护理减少了23%,住院护理减少了35%。

一项覆盖2020年3月到6月、对105个国家/地区进行的WHO调查报告说, 90%的国家/地区遭遇了卫生服务中断的情况。22%的国家/地区急救服务中断,23%的国家输血告急。中低收入国家/地区最受影响。

最常中断的服务是常规免疫接种、牙科服务、康复服务、非传染性疾病护理、抗疟疾运动和计划生育。服务中断的最常见原因是:就诊的门诊病人减少(76%)、选择性住院服务取消(66%)、工作人员被部署到COVID-19护理(49%),以及交通封锁(48%)。

WHO建议继续进行常规免疫接种,但大规模疫苗接种活动可能会助推COVID-19的传播。到2020年5月,封锁措施已在至少68个国家/地区阻止了免疫接种,从而使8,000万名1岁以下儿童有感染疫苗可预防疾病的风险。险益比分析表明,COVID-19导致的死亡风险远小于常规免疫接种所拯救的生命数量,这表明在疫情期间应继续进行免疫接种。

封锁以及对疫情的其他应对措施也正在破坏计划生育服务。经预测,如果封锁平均持续6个月,在114个中低收入国家/地区将有多达4,700万女性无法获得现代避孕药具,这将导致700万例意外怀孕。中断原因与所报告的那些疫苗接种中断原因相似:工作人员重新部署、对疾病的恐惧、交通不便。

在该WHO调查中报告的克服中断的方法包括,通过分类来确定优先级(76%)、用远程医疗代替亲自就诊(63%)、任务转变(57%)、新式供应链或配药渠道(54%)、社区外展(53%),以及将患者转移到其他机构(52%)。

您的想法
您对这些研究的调查结果有什么想法?我鼓励您回答此民意调查问题并将您的想法和问题发布在讨论框中。

由CCO(Clinical Care Options,LLC)提供

Clinical Care Options, LLC
12001 Sunrise Valley Drive
Suite 300
Reston, VA

Sophia Kelley
(203)-316-2125
skelley@clinicaloptions.com
www.clinicaloptions.com

该活动获得了吉利德科学公司、Janssen Products, LP 旗下的 Janssen Therapeutics、默沙东集团以及 ViiV Healthcare 的支持。
Gilead Sciences, Inc.
Janssen Therapeutics, Division of Janssen Products, LP
Merck Sharp & Dohme Corp.
ViiV Healthcare

离开 CCO 网站

您现在要离开 CCO 网站。新的目标站点可能具有不同的使用条款和隐私政策

继续